全部房产
未成年人与父母共同受配公房,不影响其成年后所获得公房在征收时同住人的认定-上海市动迁律师,上海动迁律师事务所,上海动迁安置补偿律师,上海韦勇律师网
未成年人与父母共同受配公房,不影响其成年后所获得公房在征收时同住人的认定

未成年人与父母共同受配公房,尚不影响其成年后所获得公房在征收时同住人的认定,本案中,未成年人未与父母共同受配过公房,且实际居住一年以上,并在本市无其他住房,故其在公房征收时更应被认定为同住人。

律师观点


2004年《上海高院关于房屋动拆迁补偿款分割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规定,同住人是指征收许可证核发之日,在被征收居住房屋处有本市常住户口,已实际居住一年以上,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其中,根据《上海高院关于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民事纠纷研讨会会议纪要》,他处房屋的性质,限于福利性质取得的房屋。

根据《上海高院关于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民事纠纷研讨会会议纪要》,未成年人与父母共同受配公房时,未成年人并非作为独立的民事主体获得住房福利,而是附随于父母的居住利益,故原则上不属于他处有房,未成年人与父母共同受配公房,尚不影响其成年后所获得公房在征收时同住人的认定。本案中,未成年人(本案原告)并非与父母共同受配公房,其父母所受配公房的实际受配人为其父,家庭主要成员为其母,更不会影响原告成年后所获得公房在征收时同住人的认定。故原告应符合同住人条件。实际上原告是没有享受过福利分房政策的。

根据《上海高院关于房屋动拆迁补偿款分割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对在公房内居住的未成年人实际承担监护义务的人,可以就该房屋的拆迁补偿款适当多分。原告居住时尚未成年,被告作为实际承担监护义务的人,可就该房屋的拆迁补偿款适当多分。


案例分析

上海市黄浦区南孔家弄7弄2号房屋性质为公房,承租人系刘福妹。案外人仇某某、被告仇蓉玲系刘福妹与仇锦章(已死亡)子女,被告钱建成、钱文彬分别系被告仇蓉玲的丈夫和儿子,被告刘兰、钱帅君分别系被告钱文彬的妻子和儿子,原告系案外人仇某某与案外人张惠娟之子。2018年8月20日,涉案房屋所在地块被列入征收范围,当时户籍在册人员六人:刘福妹、仇蓉玲、钱建成、钱文彬、钱帅君、仇新宇。


2019年3年6日,刘福妹作为涉案房屋的承租人与征收单位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以下简称“征收协议”),协议明确涉案房屋类型旧里、房屋性质公房,乙方(被征收人)不符合居住困难户的条件;乙方选择房屋产权调换补偿。涉案房屋除获得一套房屋外共获得各项补偿、奖励费总计人民币1,754,032.54元,其中,原、被告均确认特殊困难补贴系针对被告刘福妹发放。审理中,当事人各方均确认相关征收补偿尚未发放。

1991年3月的《上海市住房调配通知单》记载,房屋受配人:仇某某,新配房屋情况为宾川路XXX弄XXX号XXX室,面积15平方米,租赁户名仇某某,家庭主要成员为张惠娟。被告提供一份案外人仇某某向案外人上海汽轮机(厂)有限公司提交的《职工住房困难情况申请表》,家庭成员为张惠娟(妻)、仇新宇(子)。

被告刘福妹提供案外人仇某某1998年1月的情况说明一份,载明:原告自幼随父母在闵行生活,现经学校推荐,目前就读于XXX中学,户口归属上海……这次分房登记中涉及户口问题,所以特此证明孩子在上海读书,但每周仍需回闵行休息,其中暑、寒假期均在闵行过渡,等等。

经2019年8月31日的《个人不动产登记信息查询记录(现状)》显示,现原告名下无房。

1993年4月的《住房调配单》记载,新配房屋情况为钦州路XXX号,面积25平方米,租赁户名沈如玉,家庭主要成员钱建成、仇蓉玲、钱文彬。

2004年后涉案房屋出租,租金由被告仇蓉玲收取,庭审中,被告仇蓉玲提供2004年6月被告刘福妹出具的委托书一份,证明被告刘福妹委托其处理涉案房屋租赁的一切事宜,被告刘福妹对此无异议。

原告认为,被告仇蓉玲、钱建成、钱文彬享受过福利分房,被告钱帅君、刘兰未在涉案房屋实际居住,均不符合同住人要求,而原告自出生户口便在涉案房屋内,后其随父母搬出,1998年回到涉案房屋居住并就近上学至2004年,且原告从未享受过本市的任何福利分房,故原告符合同住人条件,现原告无法与刘福妹协商征收利益的分割事宜。被告刘福妹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请。原告并未在涉案房屋内实际居住过,且已以家庭成员身份享受过福利分房待遇,故原告不符合同住人要求,不应分得动迁安置利益。除被告刘福妹外,其余户籍人口均非同住人,全部动迁利益应归被告刘福妹一人。



法院判决

一、上海市浦东新区三彩路166弄3幢11号2401室房屋归被告刘福妹所有;

二、原告仇新宇分得上海市黄浦区南孔家弄7弄2号房屋征收所得货币补偿款人民币1,200,000元;

三、被告刘福妹分得上海市黄浦区南孔家弄7弄2号房屋征收所得货币补偿款人民币554,032.54元;

四、原告仇新宇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法律分析


1、2004年《上海高院关于房屋动拆迁补偿款分割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规定,同住人是指征收许可证核发之日,在被征收居住房屋处有本市常住户口,已实际居住一年以上,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其中根据《上海高院关于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民事纠纷研讨会会议纪要》,他处房屋的性质,限于福利性质取得的房屋。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均确认被告刘福妹作为承租人有权分割征收利益,被告仇蓉玲、钱建成、钱文彬、钱帅君、刘兰均非涉案房屋同住人。

2、被告主张原告受配过房屋,而根据宾川路房屋的《上海市住房调配通知单》记载,该房屋实际受配人为仇某某,家庭主要成员张惠娟,并无原告,故被告的依据不足,法院难予认可。

3、原告当时未成年,其居住本应随其父母,但根据仇某某1998年的情况说明、毕业证书和刘福妹的庭审陈述相互印证可知,原告后来确于上学期间居住在涉案房屋内,周末、寒暑假随父母住,故原告应符合同住人条件。实际上原告是没有享受过福利分房政策的。而原告虽具有同住人身份,但分割征收利益时应遵循公平合理的原则。

4、关于征收利益的具体分配:因原、被告均确认特殊困难补贴系针对被告刘福妹发放,应归刘福妹所有,家用设施移装费、搬迁费、临时安置费、搬迁奖励费亦应归被告刘福妹所有。根据《上海高院关于房屋动拆迁补偿款分割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对在公房内居住的未成年人实际承担监护义务的人,可以就该房屋的拆迁补偿款适当多分。原告居住时尚未成年,被告刘福妹作为实际承担监护义务的人,可就该房屋的拆迁补偿款适当多分,再考虑到刘福妹作为承租人,年老体弱,并结合原、被告的实际居住情况,故法院综合考虑做出判决。



案件来源:仇新宇与刘福妹、钱建成等共有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