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房产
居住困难人口可被认定为征收安置对象有权分割征收利益-上海市动迁律师,上海动迁律师事务所,上海动迁安置补偿律师,上海韦勇律师网
居住困难人口可被认定为征收安置对象有权分割征收利益

【基本案情】


前言:


原告冯某伊、顾Q、顾某花、冯某娣、李某强、李M、方某2、方某1与被告温某某、冯某芬、冯某芳、冯某美、冯某丽、冯某生、偶某某、马H、马某菲分家析产纠纷一案,虹口法院曾于2017年4月13日以(2016)沪0109民初XXXXX号民事判决书作出一审判决。


温某某不服,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以原审法院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为由,于2018年9月27日以(2017)沪02民终X号之一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2016)沪0109民初XXXXX号民事判决,发回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重审。


案情:


原告冯某伊、顾Q、李M向虹口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分割上海市秦关路XXX号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的征收补偿利益,由原告冯某伊分得543,999.27元,原告顾Q、李M各分得475,999.36元。


事实与理由:温某某、冯某壮系夫妻关系,两人生育子女六人,即冯某伊、冯某娣、冯某芳、冯某美、冯某丽、冯某生。


系争房屋为冯某壮承租的公房,原、被告均户籍在册。


2015年12月,系争房屋被征收,冯某生与征收单位签订征收协议,后经行政诉讼由法院判令更改协议,明确适用居住困难户保障,三原告为被安置人员。


冯某壮于2016年12月去世。


原告认为,系争房屋征收补偿款应由被安置人员均分,冯某壮所得份额应作为其遗产由温某某及其六个子女共同继承分割。


原告顾某花向虹口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分割系争房屋的征收补偿利益,由顾某花分得40万元。


事实和理由:顾某花是系争房屋的安置对象之一,应分得征收款的七分之一。


原告冯某娣向虹口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分割系争房屋的征收补偿利益,由冯某娣分得40万元。


事实和理由:冯某娣没有任何房产,也没有享受过福利分房,户籍在系争房屋内,理应分得动迁款的八分之一,再继承父亲份额的七分之一。


原告李某强向虹口法院提出诉讼请求:依法分割系争房屋的征收补偿利益,由李某强分得35万元。


事实和理由:李某强是系争房屋的安置对象之一,应分得征收款的八分之一。


被告温某某辩称,动迁款中房屋补偿与居困补偿应归居困人员平均分割,与房屋搬迁相关的签约设备补贴应由温某某与冯某壮两人共同分割。


剩余款项均应归温某某。


冯某壮的继承份额由六子女及温某某平分。


温某某应分得征收款902,854.93元。


被告冯某芬辩称,动迁款中房屋补偿与居困补偿应归居困人员平均分割,与房屋搬迁相关的签约设备补贴由温某某、冯某壮、冯某芬三人共同分割。


冯某芬要求分得632,998.70元。


被告冯某芳、冯某生辩称,同意被告温某某的意见。


冯某芳、冯某生要求依法继承冯某壮的份额,未尽赡养义务的人不应继承。


被告冯某美、冯某丽辩称,同意原告冯某伊、顾Q、李M的分配意见。


冯某壮的继承份额由继承人均分。


被告偶某某、马H、马某菲未应诉答辩。


经审理查明,冯某伊、冯某娣、冯某芳、冯某美、冯某丽、冯某生均为冯某壮(于2016年12月去世)、温某某夫妇的子女;顾Q系冯某伊的丈夫,顾某花系二人之女;李某强系冯某娣的丈夫,李M系二人之女;方某1系冯某美之子,方某2系方某1之女;冯某芬系冯某生之女;偶某某系冯某芳之女,马H系偶某某的丈夫,马某菲系二人之女。


系争房屋为冯某壮承租的公房。


被征收前,该房屋内有14人户籍在册,即冯某伊、顾Q、顾某花、冯某娣、李某强、李M、方某2、方某1、温某某、冯某芬、偶某某、马H、马某菲、冯某壮,其中冯某壮、温某某实际居住。


2015年12月,系争房屋所在地区被纳入征收范围。


2016年1月27日,冯某生与征收人上海市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征收实施单位上海市虹口第一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签订了《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以下简称征收协议)。


根据征收协议,系争房屋认定建筑面积27.88平方米,未认定建筑面积3.90平方米;房屋价值补偿款1,485,260.38元,居住困难户增加货币补贴款2,023,739.62元;该户选择货币补偿;各类补贴、奖励费用包括搬迁费700元、家用设施移装费2,000元、不予认定建筑面积一残值补偿104,367.90元、签约面积奖27,880元、签约比例奖12万元、自购房补贴43万元;结算单上另有签约比例奖超比例递增部分6万元、按期搬迁奖2万元、临时安置费补贴9,000元、早签早搬加奖9万元、增发临时安置费补贴11,100元、签约搬迁计息奖53,008.23元。


征收协议第六条为:“经认定,乙方符合居住困难户的补偿安置条件,居住困难人口信息为冯某壮、温某某、冯某伊、顾Q、顾某花、李某强、李M、冯某娣、方某1、方某2、冯某芬,居住困难户增加货币补贴款2,023,739.62元,计算公式如下:14,500.00×22×11-XXXXXXX.38。


2017年,温某某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系争房屋的征收协议无效。


法院判决驳回确认征收协议无效的诉请,同时判令变更征收协议的第六条为:“经认定,乙方符合居住困难户的补偿安置条件,居住困难人口信息为冯某壮、温某某、冯某伊、顾Q、李M、冯某芬,居住困难户增加货币补贴款428,739.62元,计算公式如下:14500.00×22×6-1,485,260.38。”经二审维持原判生效。


此后征收单位出具结算单,确认系争房屋的征收补偿款中不符合居住困难保障补贴扣除1,595,000元,不符合居住困难保障补贴扣除利息19,272.92元。


【法院判决】


虹口法院认为,根据《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的规定,征收居住房屋的,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


本案中,系争房屋原征收协议第六条的内容已被法院生效判决所变更,现有冯某壮、温某某、冯某伊、顾Q、李M、冯某芬六人被认定为居住困难人口,居住困难户增加货币补贴款也被相应调整,故仅该六人可被认定为征收安置对象,应由其分割征收利益,其他当事人均无权主张。


因系争房屋的承租人冯某壮及其配偶温某某均年岁已高,是其他当事人的长辈,与房屋来源关系最为密切,又在此处长期实际居住生活,故对相关征收利益应适当照顾多分,与居住搬迁相关的奖励补贴也应由其取得。


综合考量系争房屋的来源、各方对房屋的贡献、各方居住状况的因素等,虹口法院酌情确定冯某壮与温某某每人应分得征收补偿款份额718,362元,冯某伊、顾Q、李M、冯某芬每人应分得征收补偿款份额35万元。


冯某壮于征收过程中去世,其所得征收利益应由其继承人即温某某、冯某伊、冯某娣、冯某芳、冯某美、冯某丽、冯某生共同分割。


鉴于当事人一致要求对冯某壮在征收补偿款中的遗产份额在本案中一并处理,为减少当事人的讼累,其征收利益的继承问题可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 第一款 、第十三条 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冯某伊应分得征收补偿款452,623元;


二、原告顾Q、李M和被告冯某芬每人应分得征收补偿款350,000元;


三、原告冯某娣和被告冯某芳、冯某美、冯某丽、冯某生每人应分得征收补偿款102,623元;


四、被告温某某应分得征收补偿款820,985元;


五、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分析】


(1)“大蛋糕”无异议是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处理的前提。如果对协议有异议,应先通过行政诉讼处理。上海高院观点:此类纠纷系对征收补偿协议不服,不属于征收补偿利益分割纠纷,宜先行解决征收补偿协议效力问题,应为行政协议案件,在行政诉讼中予以解决。在先行解决征收补偿协议效力的情况下,再处理内部分割问题。本案中,行政诉讼判决变更了部分协议内容,因此,本案第一次一审的所依据的事实发生变化,导致被发回重审。


(2)权利人在协议签订后死亡,其遗产份额可以在共有纠纷案件中一并处理。上海高院观点:为尽可能减少当事人诉累、一次性解决纠纷,应按照2011年《动迀新政后动迁安置补偿款分割纠纷研讨会综述》第三条的意见执行,遗产继承问题原则上应一并处理。但是,如果死亡的被安置人除安置补偿利益外还有其他遗产,其继承人要求与其他遗产一并处理的,或一并处理涉及案件情况复杂、程序环节众多等情况,可在在安置补偿分割案件中只明确涉及房屋征收补偿利益的遗产范围。继承人之间的继承问题另案诉讼解决。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旧改征收律师,如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