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房产
经认定居住困难人口在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纠纷案件中的权利份额-上海市动迁律师,上海动迁律师事务所,上海动迁安置补偿律师,上海韦勇律师网
经认定居住困难人口在房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纠纷案件中的权利份额

居住困难户保障补贴政策来源于上海房屋征收新政后的规定,上海目前房屋征收新政按照“数砖头”+托底保障的政策口径执行,而之前的“数人头”(《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面积标准房屋调换应安置人口认定办法》2006年7月1日)政策已经废止。

按照2011年10月10日《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市政府令第71号)第三十一条(居住困难户的优先保障)

按照本市经济适用住房有关住房面积核定规定以及本条第二款规定的折算公式计算后,人均建筑面积不足22平方米的居住困难户,增加保障补贴,但已享受过经济适用住房政策的除外。增加的保障补贴可以用于购买产权调换房屋。

折算公式为:被征收居住房屋补偿金额÷折算单价÷居住困难户人数。

保障补贴=折算单价×居住困难户人数×22平方米-被征收居住房屋补偿金额。

折算单价由区(县)人民政府公布。

符合经济适用住房政策规定条件的居住困难户,可以优先购买经济适用住房。

按照上述规定,对于在房屋征收过程中户籍人数或家庭成员较多的,可以申请居住困难户认定,认定标准参照上海市经济适用住房有关住房面积核定规定执行,各区的认定细则有一定的区别,具体参照各区或各基地通过的《居住困难户人数审核办法》来执行。

上述政策通俗的理解是若改户被认定的居住困难人数×22平方米×折算单价得到的金额大于被征收居住房屋补偿(“三块砖”)金额,则该户符合居住困难条件,可以获得增加大于部分的保障补贴。若小于,则该户不符合居住困难条件,按照面积补偿。上述结果一般会在《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居住房屋)》第六条上明确记载。

居住困难户人口核定是上海市政府对房屋征收中真正存在居住困难户的一种政策照顾,体现了政府对民生的体恤,也杜绝了之前以户口为主认定安置人口的乱象。结合特殊对象的认定和补贴,“阳光政策”等一系列组合拳,上海市政府在市区旧改征收行政层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政府公信力得到市民认可,征收签约率、成功率高居不下。但在完成“大蛋糕”之后,家庭内部对征收补偿利益如何分割,民事争议层面还没有形成完全统一的操作口径,各基层法院理解不一,导致类似争议和纠纷不断增加。

实务中主要分为两种情形:


(一)公房+居住困难户人口

涉案房屋为公房,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

(1)视为同住人,原则上均等分割,实际居住人适当多分。

案例一:【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2018)沪0109民初33050号】

“本案中,系争房屋原征收协议第六条冯某强、温某某、冯某壮、顾某、李某、冯某明六人被认定为居住困难人口,故仅该六人可被认定为征收安置对象,应由其分割征收利益,其他当事人均无权主张。”

案例二:【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2020)沪0109民初1637号】

“根据征收协议的记载,花某虎、吉某明、花某龙、许某君、花Y、姚某月、花某明、胡某平均被认定为居住困难人口,应当获得相应的安置利益,故系争房屋征收补偿款应由上述八人共同分割。系争房屋长期由花某龙、许某君、花Y、姚某月居住使用,故与居住、搬迁相关的补偿款应由花某龙、许某君、花Y、姚某月分得。”

(2)区分是否在册户籍,结合房屋来源和居住。

案例三:【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20)沪0110民初2543号】

“乙方符合居住困难户的补偿安置条件,居住困难人口为林某峰、武某某等八人”“该户有户籍人口7人,武某某户籍在外省,在系争房屋办理临时居住证” “另查,该地块居困补偿为人均22平方米,每平方米21500元,计473000元。”“根据该基地居住困难人员安置政策,武某某可享有征收补偿利益473000元”“林某峰系户籍在册人员,本院综合房屋来源、居住生活等因素,酌定林某峰可享有征收补偿利益650000元”。

(二)私房+居住困难户人口

涉案房屋为私房,被征收人取得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后,应当负责安置房屋使用人。

(1)居住困难户人口不居住在涉案房屋,仅可分割增加的补偿款。

案例四:【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19)沪0110民初14831号】

“征收补偿协议中已明确原告李某梅、蒋某才系居住困难认定人员,该户享有居住困难户增加货币补贴款,故两原告有权分得征收补偿款。

被征收房屋的原始取得与两原告无关,原告李某梅户籍虽在被征收房屋内,但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原告李某梅在系争房屋内短暂居住应视为借住,原告蒋某才属于引进人口,从未在被征收房屋内居住过,因此两原告并非系争房屋的实际使用人,其在诉讼中主张的补偿款分割方案,本院难以支持。”

案例五:【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20)沪02民终3291号】

“非共有产权人的居住困难人口仅可分配居住困难户增加的补偿款。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系争房屋早在2009年即常年出租他人使用,程某贤、潘某俊、潘某思、吴某梅四人并非系争房屋权利人且与系争房屋来源关系较远,也未实际使用系争房屋。四人对系争房屋整体征收利益的贡献仅在于增加的居住困难户货币补偿款82337.19元。故四人只对居住困难户增加的货币补偿款82337.19元享有权益。该笔增加的款项可由四位居住困难人员平均分得,被征收人无需安置被认定的居住困难人口。”

(2)居住困难户人口实际居住在涉案房屋,应考虑实际居住情况。

案例六:【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2019)沪0110民初16909号】

“房屋征收居住困难户认定结果公示表中显示,丁某兵、童某艳、丁J、丁L(原告)、易某翔(原告)、易Y(原告)作为居住困难对象进行公示”“乙方不符合居住困难户的条件”“就征收补偿款的分割,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原告户籍自出生便在系争房屋内,且出生后在系争房屋内居住,后因工作、结婚离开,不代表放弃居住的权利,居住困难户认定结果公示表上有三原告的名字,三原告可主张参与分配征收补偿款。被告丁卫兵作为代理人签订征收补偿协议并获得征收补偿款,其自愿给付三原告征收补偿款600,000元,本院综合考虑房屋的来源、各方当事人对房屋的贡献、被征收前实际居住情况、人员结构等因素,上述金额足以安置三原告,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综上,同样为经认定的居住困难人口,在公房与私房不同情形下的征收补偿利益分割权利份额大相径庭。公房一般为在托底金额以上原则均分;而私房一般仅可分配托底增加的补偿款,但会考虑实际居住情况。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旧改征收律师,如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