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房产
无户籍但对系争房屋来源有贡献可酌情分配征收补偿款-上海市动迁律师,上海动迁律师事务所,上海动迁安置补偿律师,上海韦勇律师网
无户籍但对系争房屋来源有贡献可酌情分配征收补偿款

【案情简介】


金某发(2001年5月报死亡)与余某某系夫妻,金某1、金某3、金某2系两人子女;徐1系金某1之女;金某3与陆某某系夫妻。


1993年,案外人徐某2(金某1丈夫)承租的上海市国年路XXX弄XXX号XXX室公房(使用面积34.7平方米),家庭成员为徐某2、金某1、徐1、余某某、金某发5人,因为住房居住不便增配了系争房屋(使用面积11.5平方米),新配房人员为徐某2,承租人为徐某2,徐某2并向其单位支付了超标面积款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5,500元。嗣后,承租人变更为金某发,金某发去世后,承租人变更为余某某。2017年5月,系争房屋所在地块列入征收范围,内有户籍人口7人,余某某(1993年4月5日从上海市国年路XXX弄XXX号XXX室迁入)、金某2(2006年12月16日从上海市松花一村XXX号XXX室迁入)、徐1(1998年5月11日从上海市国年路XXX弄XXX号XXX室迁入)、金某3(2014年7月16日从上海市临汾路XXX弄XXX号XXX室迁入)、陆某某(2014年7月16日从上海市临汾路XXX弄XXX号XXX室迁入)、金某1(2014年9月7日从上海市胶州路XXX弄XXX号XXX室迁入)。系争房屋由金某发、余某某居住,金某发去世后由余某某居住。金某1、金某3、金某2、徐1、陆某某自户籍迁入后,均未在系争房屋内居住。


2017年5月31日,甲方上海市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征收实施单位上海市虹口第一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与乙方余某某签订了《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以下简称“征收协议”),约定:被征收房屋公房租赁凭证记载居住面积11.54平方米,换算建筑面积20.01平方米,认定建筑面积20.01平方米;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款1,775,248.50元,包括居住部分的评估价格978,666.81元、价格居住房屋搬迁费700元、居住房屋家用补贴293,600.05元、套型面积补贴698,715元;装潢补偿10,505元;设施移装费2,000元、无不予认定建筑面积残值补偿40,000元、居住房屋签约面积奖21,010元、签约比例奖120,000元、居住房屋自购房补贴1,160,000元,奖励补贴合计1,343,710元;协议生效后,征收居住房屋的,被征收人取得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后,应当负责安置房屋使用人,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根据《虹口区222街坊结算单》,该户还有协议签约比例奖超比例递增部分50,000元、按期搬迁奖20,000元、临时安置费补贴12,000元、早签早搬加奖90,000元、增发临时安置费补贴10,050元、签约搬迁计息奖39,892.69元,并注明户口迁移奖10,000元在被征收房屋内户口全部迁移后发放。余某某已经领取了征收补偿安置款150,000元。另征收实施单位对余某某一次性补助26,850元,该笔款项已由余某某领取。


2017年6月30日,金某1出具《说明书》,载明:“青云路XXX弄XXX号XXX室的房屋来源,当时我父母与我们同住在杨浦区国年路XXX弄XXX号XXX室。后来家庭产生矛盾后,远洋公司以我们出资5,500元增配了青云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当时该房屋的租赁户主是徐某2,后改为金某发(我父亲)后又改为余某某,当时增配徐某2承诺:青云路XXX弄XXX号XXX室该房屋由父母居住,待两老百年后归我们持有。目前该房屋涉及动迁,经我与母亲协商后决定动迁的40%归母亲养老,60%暂由我保管,如老母的40%款用完后,由我支付60%内的动迁款继续作为其养老款……”。该《说明书》落款说明人处有余某某签字。


法院另查明,1994年,徐某2购买了上海市国年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的售后产权。1998年,徐某2承租的上海市国年路XXX弄XXX号XXX室公房,套配了上海市胶州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受配人员为徐某2、金某1、徐1。1998年6月23日,徐1签订了《上海市公有住房出售合同(己购公房再套配)》,购买了上海市胶州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的产权。


2000年,金某2购买了上海市长白一村XXX号XXX室房屋的售后产权。


1992年,金某3单位将上海市控江五村XXX号XXX室房屋套配了上海市临汾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受配人员为金某3、陆某某、金昕。1997年,由金昕购买了上海市临汾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的售后产权。


法院再查明,2017年,余某某向上海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海市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立即支付补偿款3,351,406.69元。2017年12月21日,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作出行政判决,一、上海市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支付余某某3,351,406.69元;二、上海市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以3,351,406.69元为基数,按每日万分之一,支付自2017年10月30日至全部款项支付完为止的未付款违约金[(2017)沪7101行初X号案]。


2019年,徐1、金某1、金某2向上海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余某某与上海市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签订的关于系争房屋的征收协议无效。2019年6月27日,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作出行政裁定,驳回徐1、金某1、金某2的起诉[(2019)沪7101行初X号案]。徐1、金某1不服该裁定,提起上诉。2019年9月29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行政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2019)沪03行终X号案]。


【法院判决】


虹口法院认为,根据《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的规定,共同居住人是指在作出房屋征收决定时,在被征收房屋处具有常住户口,并实际居住生活一年以上(特殊情况除外),且本市无其他住房或者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人。徐1、金某2、金某3、陆某某、金某1虽在系争房屋有户籍,但自户籍迁入系争房屋后均未在系争房屋实际居住,且徐1、金某2、金某3、陆某某、金某1均在本市有福利性质的房屋,故均不属于系争房屋的共同居住人。余某某作为系争房屋的承租人,且长期居住在系争房屋内,故其属于系争房屋征收的对象,有权获得征收补偿利益。系争房屋的来源为徐某2承租的上海市国年路XXX弄XXX号XXX室公房增配所得,徐某2并向其单位支付了超标面积款5,500元,因此徐某2对系争房屋的来源是有贡献的。考虑到徐某2在系争房屋内无户籍,不符合系争房屋共同居住人的形式要件,而金某1系徐某2的配偶,因此从系争房屋来源角度考虑,法院酌情给予金某1征收补偿安置款30万元,其余的征收补偿安置款由余某某分得。至于2017年6月30日《说明书》中仅记载系争房屋征收补偿60%由金某1保管,并非金某1对该征收补偿款享有征收补偿的安置利益,因此金某1要求系争房屋征收补偿利益60%归其所有,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不予采信。


一审法院判决:


一、金某1分得征收补偿安置款30万元;


二、驳回徐1、金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分析】

(1)自户籍迁入系争房屋后均未在系争房屋实际居住,或本市有福利性质的房屋,都不能认定为系争房屋的共同居住人。


(2)房屋来源是征收补偿利益分配的重要考虑因素。上海高院倾向性意见认为,对于原始受配人,一般不轻易认定其公房居住权利的丧失。


(3)家庭内部对征收补偿利益分配的约定上海高院认为应尊重家庭成员之间的合意,一般都认定为有效,但约定必须清晰明确且不得损失其他权利人的利益。


(4)对征收补偿协议不服,不属于征收补偿利益分割纠纷,宜先行解决征收补偿协议效力问题,应为行政协议案件,在行政诉讼中予以解决。在先行解决征收补偿协议效力的情况下,再处理内部分割问题。本案即是行政诉讼判决生效后提起的民事征收补偿利益分割共有纠纷案件。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旧改征收律师,如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