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房产
居住困难户人员征收补偿份额应根据房屋来源、居住等情况酌情确定-上海市动迁律师,上海动迁律师事务所,上海动迁安置补偿律师,上海韦勇律师网
居住困难户人员征收补偿份额应根据房屋来源、居住等情况酌情确定

【案情简介】


杨浦法院立案受理原告黄某珍诉被告张某萍、周某珏、张某乐、张某伟、张某菡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审理中,黄某珍于2019年7月23日报死亡。2019年8月13日,黄某珍的子女张某琴、张某娣、张某声、张某翠、张某妹申请作为原告参加诉讼。


经审理查明:系争房屋是公有住房,承租人为被告张某萍。黄某珍系原告张某琴、张某娣、张某声、张某翠、张某妹,被告张某萍之母,黄某珍的丈夫张某林于2009年12月28日去世。被告周某珏系张某萍之女。被告张某乐与周某珏系夫妻,张某菡系他们的女儿。被告张某伟是被告张某乐的父亲。2019年3月2日,张某萍(乙方、被征收人或公有房屋承租人)与上海市杨浦区住房保障和管理局(甲方)、上海市杨浦第三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房屋征收实施单位)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其中约定:第五条、被征收房屋价值补偿为1,565,522.33元(含评估价格为774,725.79元、价格补贴227,856.7元、套型面积补贴717,885元);第六条、乙方不符合居住困难户条件;第七条、装潢补偿款9,220.47元;第八条、乙方选择货币补偿,补偿款为本协议第五条、第六条合计款项1,565,522.33元;第九条、其他奖励:按期签约奖379,350元、按期搬迁奖50,000元、均衡实物安置补贴500,000元、均衡实物安置补贴加奖200,000元、搬家补助费1,000元、家用设施移装补贴2,000元、不予认定建筑面积的材料费补贴50,000元、集体签约奖150,000元、放弃产权调换一次性补贴100,000元,奖励补贴合计1,432,350元。第十条、本协议生效后,征收居住房屋的,被征收人取得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后,应当负责安置房屋使用人;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第十四条、……甲方应向乙方支付本协议第七条、第八条、第九条约定的款项共计3,007,093元。《居民安置及各类费用确认表(一)》记载系争房屋租赁人为张某萍、建筑面积15.87平方米,在册人口6人,评估价格619,780.63元、价格补贴227,865.70元、套型面积补贴717,885元、按期签约奖379,350元、按期搬迁奖50,000元、均衡实物安置补贴500,000元、均衡实物安置补贴加奖200,000元、搬家补助费1,000元、家用设施移装补贴2,000元、不予认定建筑面积的材料费补贴50,000元、集体签约奖150,000元、放弃产权调换一次性补贴100,000元,装饰装修补偿9,220.47元,总计金额3,007,092.80元。


系争房屋被征收时,户籍在册人员为黄某珍、张某萍、周某珏、张某乐、张某伟、张某菡6人。上海市杨浦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公示的《杨浦区126街坊房屋征收居住困难户认定结果公示表(三)》张某萍户的居住困难人员为张某萍、黄某珍。


黄某珍在2013年11月入住上海市第三社会福利院,于2019年7月23日报死亡,生前未立遗嘱。


审理中,张某萍称系争房屋是其与前夫离婚后分得。2019年8月21日领取了征收协议外的“签约祝福奖”5,000元,“百分比奖”70,000元。张某萍另称黄某珍原居住上海市杨浦区控江五村XXX号XXX室(建筑面积33.95平方米)房屋(以下简称控江五村房屋),权利人登记在张某林名下,是黄某珍与张某林的夫妻共同财产,并提供上海市不动产登记簿登记信息。原告认为张某林去世后,其名下的房屋已发生了继承,黄某珍只享有二分之一多一点的份额,且黄某珍于2013年入住上海市第三福利院,动迁单位将黄某珍认定为系争房屋居住困难人员,不影响黄某珍享受房屋征收补偿利益。系争房屋的条件较差,张某萍是对外出租的,张某萍离婚后,黄某珍还接受张某萍、周某珏居住在控江五村房屋。


本院另查,2019年1月28日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政府发出杨府房征[2019]2号《房屋征收决定》,系争房屋纳入征收范围。2019年2月28日,上海市杨浦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上海市杨浦第三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发出的《杨浦区126街坊旧城区改建地块房屋征收补偿方案》中确定居住困难保障人员的补贴标准为:折算单价21,500元/平方米*22平方米。


【法院判决】


杨浦法院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系争房屋为公有住房,房屋被征收时黄某珍的户籍在册,且被认定为居住困难人员,黄某珍生前长期生活在上海市第三福利院,应享有一定的征收利益。被告提出张某林名下的控江五村房屋系黄某珍的夫妻共同财产,黄某珍不属于安置人员。张某林去世后,控江五村房屋中有张某林的遗产部分,并非全部属于黄某珍所有。根据系争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规定,承租人有义务安置同住人,张某萍在此次房屋征收中获得的各类奖励以及协议外的奖励应安置其他同住人。原告主张黄某珍应分得150万元征收补偿,现愿调整至80万元,本院认为,对于黄某珍可享有的征收补偿份额,应根据房屋的来源、居住以及居住困难户人员认定情况,酌情由张某萍给予黄某珍房屋征收补偿和其他奖励600,000元。黄某珍在审理中去世,未立遗嘱,故黄某珍所得的征收补偿款由其法定继承人继承,原告张某琴、张某娣、张某声、张某翠、张某妹、被告张某萍每人可分得其中六分之一。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条、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张某萍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张某琴、张某娣、张某声、张某翠、张某妹每人上海市杨浦区杨树浦路XXX弄XXX号房屋黄某珍应得的征收补偿款100,000元;


二、驳回原告张某琴、张某娣、张某声、张某翠、张某妹的其余诉请。


【律师分析】


(1)被认定为居住困难人员,应享有一定的征收利益,具体金额根据房屋的来源、居住以及居住困难户人员托底金额情况,由法院酌情确定;


(2)权利人去世,未立遗嘱的,其份额应按照法定继承在共有纠纷案件中一并处理。根据上海高院会议纪要意见,如果死亡的被安置人除安置补偿利益外还有其他遗产,其继承人要求与其他遗产一并处理的,或一并处理涉及案件情况复杂、程序环节众多等情况,可在在安置补偿分割案件中只明确涉及房屋征收补偿利益的遗产范围。继承人之间的继承问题另案诉讼解决。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旧改征收律师,如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信或来电告之,本网站将立即删除。